描写春天(199首)

查询到199首诗词

推荐诗词

通州(元·陈基)

渡江潮始平,入港涛已落。
泊舟狼山下,远望通州郭。
前行二舍余,四野何漠漠。
近郭三五家,惨澹带藜藿。
到州日停午,余暑秋更虐。
市井复喧嚣,民风杂南朔。
地虽江海裔,俗有鱼盐乐。
如何墟里间,生事复萧索。
原隰废不治,城邑靳可托。
良由兵兴久,羽檄日交错。
水陆飞刍粟,舟车互联络。
生者负戈矛,死者弃沟壑。
虽有老弱存, 2509 足躬钱嵒。
我军实王师,耕战宜并作。
惟仁能养民,惟善能去恶。
上官非不明,下吏或罔觉。
每观理乱原,愧乏匡济略。
抚事一兴慨,悲风动寥廓。

纵游淮南(唐·张祜)

十里长街市井连,月明桥上看神仙。
人生只合扬州死,禅智山光好墓田。

游五泄六首(各有序)(明·陶望龄)

青口龙子为龙时,阳精洞丘谷。
神行物无碍,摧山如剖竹。
青口当其涂,长峦势奔蹙。
砉若万羽林,分行避黄屋。
祇今苔藓壁,即是群山腹。
天空堕石罅,雷与斫云足。
鬼斧一以劖,神鞭驱不续。
踯躅花其巅,聊舒游者目。
第五泄白蜺饮晴壑,一饮万人鼓。
腥风喷涎沫,下有神龙府。
倾崖与回薄,犷石佐虓怒。
十里骨立山,洗濯无撮土。
遥源杳何处,落地名第五。
客来泉亦喜,舞作千溪雨。
赤脚立雨中,衣沾翳厓树。
廿年成始至,重游在何许。
凭君铁锥书,一破苍苔古。
白龙井招提万山里,门与苍崖对。
尝闻白龙井,窈出清溪外。
沿洄未觉远,忽抵前山背。
半壁仙屋深,回峰洞门碍。
奇峦互倾仄,飞溜各形态。
厓松老将化,石笋看来大。
磐谷戴土耕,寒苗接流溉。
蹊幽生晚畏,径转添新爱。
已谓人境穷,蓦与村翁会。
息肩支短策,洗足坐鸣濑。
但见玄发垂,安能辨年辈。
因知云雾间,神仙宛焉在。
第一泄宋景濂记云:“诸泄惟第四级不可至,或以絺围腰
,系巨筏俯而瞰其取道,盖从巅上下耳。
”僧言山下有细路,缘厓可上,则四泄皆可至也。
时方雨,险滑不可置足,褰裳从之。
从者多谏,罢归寺。
诘朝,步上响铁岭,从山腰得斜径,攀挽而行,临其巅望
之,四瀑皆宛宛可见。
夫匡庐、雁荡一级水耳,犹得名,况五泄耶!山雨无崇朝
,青苔助岩险。
四泄安可求,山僧只指点。
兴来身命微,危磴几欲犯。
童仆进苦规,同游亦讥贬。
虑深胆易慑,计阻心竟歉。
胜事忽若吞,清眠梦如魇。
辰餐动归策,临瞰势已俨。
萝葛疲攀缘,荆榛费诛斩。
跖石愁足跌,蹲泥任衣染。
下望五白龙,遥遥竞腾闪。
紫阆一瀑悬百仞,五瀑方到地。
每缘岚雾开,略想峰头翠。
即此料泉源,应从白云坠。
攀藤渐跻陟,屡息始能诣。
谁谓孤峭中,忽有桃源事。
鸡犬散村落,竹木成位置。
连畴溪女桑,卓午樵人市。
向来五瀑布,平流若沟隧。
十里方下山,人家在天际。
玉京洞灵洞积阴晦,火烈不得扬。
一炬才照身,有似秋萤光。
神幽意多危,群客悄不狂。
相牵隧道穷,砑尔开堂皇。
石髓结还滴,蝙蝠鸣且翔。
布席通穴口,投身引其吭。
要当蛇蚓行,恐逼蛟龙藏。
勇夫三四人,老僧启前行。
还言所历殊,一一仙人房。
其下流清泉,其上安桥梁。
蹊岭突高下,尻背时低昂。
火烛黯欲尽,窔奥安可量。
尝闻长老说,有衲来何方。
折松为明灯,腰包裹糇粮。
持咒禁妖怪,表涂留秕糠。
猛志忽地险,深探遍灵乡。
顶上摇橹声,依稀是钱塘。
与君凡境居,安知仙路长。

优孟歌(先秦·先秦无名)

山居耕田苦。难以得食。
起而为吏。身贪鄙者余财。
不顾耻辱。身死家室富。
又恐受赇枉法为奸触大罪。
身死而家灭。贪吏安可为也。
念为廉吏。奉法守职。
竟死不敢为非。廉吏安可为也。

西阁夜(唐·杜甫)

恍惚寒山暮,逶迤白雾昏。山虚风落石,楼静月侵门。
击柝可怜子,无衣何处村。时危关百虑,盗贼尔犹存。

我行其野(先秦·诗经)

我行其野,蔽芾其樗。
婚姻之故,言就尔居。
尔不我畜,复我邦家。

我行其野,言采其蓫。
婚姻之故,言就尔宿。
尔不我畜,言归斯复。

我行其野,言采其葍。
不思旧姻,求尔新特。
成不以富,亦祗以异。

浣溪沙(宋·苏轼)

软草平莎过雨新,轻沙走马路无尘,何时收拾耦耕身?
日暖桑麻光似泼,风来蒿艾气如熏,使君原是此中人。

元宫词(一百三首)(明·朱有燉)

晓灯垂焰落银缸,犹自春眠近小窗。
唤醒玉人莺语滑,宝钗敲枕理新腔。

拟行路难(南北朝·鲍照)

奉君金卮之美酒,玳瑁玉匣之雕琴。
七彩芙蓉之羽帐,九华葡萄之锦衾。
红颜零落岁将暮,寒光宛转时欲沉。
愿君裁悲且减思,听我抵节行路吟。
不见柏梁铜雀上,宁闻古时清吹音。

浮萍兔丝篇(清·施闰章)

李将军言:部曲尝掠人妻,既数年,携之南征,值其故夫,一见恸绝;问其夫已纳新妇,则兵之故妻也。四人皆大哭,各反其妻而去。予为作《浮萍兔丝篇》。

浮萍寄洪波,飘飘束复西。
兔丝罥乔柯,袅袅复离披。
兔丝断有日,浮萍合有时;
浮萍语免丝,离合安可知!
健儿东南征,马上倾城姿;
轻罗作障面,顾盼生光仪。
故夫从旁窥,拭目惊且疑;
长跪问健儿:“毋乃贱子妻?
贱子分已断,买妇商山陲;
但愿一相见,永诀从此辞。”
相见肝肠绝,健儿心乍悲,
自言“亦有妇,商山生别离,
我戍十余载,不知从阿谁?
尔妇既我乡,便可会路歧。”
宁知商山妇,复向健儿啼:
“本执君箕帚,弃我忽如遗。”
黄雀从乌飞,比翼长参差,
雄飞占新巢,雌伏思旧枝。
两雄相顾诧,各自还其雌。
雌雄一时合,双泪沾裳衣。


0